-一城安眠-


宵行
Cos存档




开心最重要

【凹凸世界/瑞金】神明

【0】
在一片深灰的茫然中浮沉,神的光亮闪闪烁烁,虚幻的一瞬间分不清梦与现实。千万句疑问与满心的报复在胸口纠缠反侧,凝结在喉口闷声难言。

直到那个声音再一次响起,才在虚空中传来一句仿佛不是自己吐出的、嘶哑的祈愿。

——我要他活着。
——如你所愿。


【1】
——一次又一次地,祈愿。


【2】
阳光透过树叶的缝打下斑驳的光影,一阵风吹地光斑忽明忽暗。在这一片明明暗暗之中,格瑞睁开了双眼,被细碎的金光闪地眯了一下眼睛,对上一双满当当笑意的天蓝色眼眸。

眨了眨眼。

大抵是对方怔忪的样子太过于少见,又或许只是少年单纯旺盛的好奇心,金蠢蠢欲动地凑近了一些,试图悄悄地伸手戳一戳自家发小的脸。

不出意外地被拍掉。

格瑞轻声叹了口气,压了压对方的帽檐。

“笨蛋。”

“诶格瑞你干嘛!诶你别走啊等等我!”

两个人的背影渐行渐远,不知名的小花轻轻摇曳,远方有人哼唱着不知名的歌谣。时光的长河一遍又一遍地回溯,淌河的脚腕被冰冷的河水渗进骨头里,前进的灵魂都颤抖起来。但为了想要守护的,发泡腐烂也无所谓。


【3】
举起裂斩熟练地处理掉不知死活的怪物之后,格瑞扭了扭脖子,看着金得意地向自己炫耀刚刚的成果与进步,不禁皱了皱眉。

金他,是不是成长地太快了。

周而复始的重叠的记忆让他有些混乱,回忆像一些胶片,泛黄又变得模糊,某些似是而非的地方甚至让人怀疑有人修改了记忆。

却又似乎没有什么不对。

就像印象里跌跌撞撞摔倒会哭的撕心裂肺的发小已经成长成这个坚强的样子。像是哪怕没有自己也可以好好成长,不,不如说,正因为没有自己才会更坚韧。

我可以放你成长,但我不能容忍你为此付出生命。

剩余的人已经少的可怜,决赛的脚步慢慢逼近。每一次回溯的时间都越发靠近结局,可能已经快到极限了。造物主已经开始不耐烦了,这可能是最后的机会了。

格瑞轻轻掀起金的帽子,在额头上印下一个吻,还未等对方反应过来就把帽子又扣了回去。

“金,我们分开。”

当一个人想离开的时候你是拦不住的,更何况是格瑞。以往能拦住是因为大多情况下格瑞对金有着一种近乎宠溺的容忍,以及夹杂着一些不想离开的私心。

但现在已经没有时间了,我要让你活下来,所以我先离开一下。

——你一定要活下来。

金从那个缱绻温柔的吻中回过神来,看着对方已经消失不见得方向生气地跳脚,气呼呼地想着下次不理格瑞了,说走就走。然而与生俱来敏锐的直觉让他察觉到午睡起来以后发小的不对劲。脑袋转了好几个弯,却依旧还是想不出什么明确的东西,金啊啊地喊了几声抱着帽子摸了摸被亲的地方蹲在地上。

直觉带来的不安逐渐占据心房。


【4】
——如果只有一个人能活下去。
——那么那个人一定是你。


【5】
武器早已经不能用了,嘉德罗斯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腰间传来的痛感让他脸色发白,有生以来第一次清晰地感受到生命的消逝。

格瑞背着光看不清表情,手中的裂斩在刺眼的阳光下锋利又冷漠。早在看到前十榜单上少了几个名字其实就猜到了这个时刻。

“格瑞,你原来这么强吗”嘉德罗斯哪怕在这个时候也只是眯了眯眼,眼中的傲慢没有一点减弱,话语中倒是带着些许自嘲,“我还一直以为我们差不多。”

“你很强。”

格瑞面无表情地举起了裂斩。滴落的鲜血让他回想起了第一次和嘉德罗斯决一死战的时候,他凭着金的死亡带来的同归于尽的绝望最后赢得了最后微弱的胜利。

于是他实现了愿望。

格瑞深吸一口气,数不清的回溯让他比任何人都要强。实力的进步甚至让他产生了一些大胆的想法——我能不能,斩掉神呢。

垂下眉眼,不知名的欲望在心里膨胀。

第一位的掉落本该像一个炸弹在凹凸星球炸起惊涛骇浪,空气却只是寂静地可怕。榜单上的人少得可怜。他们共同在最后的时间,挣扎着。

死亡已经够多了,从开始这场大赛以来。

凹凸星球的每一片土地都浸透了参赛者的血水与泪水,三千多人啊,一个一个名字的消失,一场一场战斗,所有人为了那一个愿望付出一切。

然而那个愿望的本质呢?

格瑞冷笑。


【6】
那是在不知第四次还是第五次回溯时候的事情了,其实这个消息并不是很难知道的事情,被传作谣言却没有办法证实。

凹凸大赛没有人活着回去。

以及,当你愿望实现的时候就是死亡。

格瑞收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动作停滞了一下,眼中闪过不知名的神色,隐藏在时间的洪流里。

这个时候不知名的角落里的齿轮就已经开始慢慢旋转了,在创世神也不知道的地方,参与了世界的组成。


【7】
金焦躁不安地原地转圈,看地凯莉撇了撇嘴,不算安慰地开口:“别转了别转了,你转的我头疼。他不是还活着呢,你担心什么啊”

——是啊,前几天还威胁我拼了性命也要保护你呢。
——而且你身上的窃听器还是他放的。

凯莉暗暗翻个白眼。

“可是哪怕是格瑞,杀了嘉德罗斯肯定受伤了啊。”

紫堂愣了一下,犹疑地开口:“你知道啊。”

“我又不是傻”金气鼓鼓地原地坐下,“格瑞就是老把我当小孩子,自己一个人憋着都不说。”

“但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参加凹凸大赛的觉悟,我也是有的。”

格瑞在寒冰湖旁边躺着,眼底倒映着干净的一尘不染的天空,听着耳机里传来的声音,闭上了眼睛。

是的,金没那么傻,不如说他比任何人都敏锐,善良又柔软的内心却比我们想象的都要坚强。一直都不是我守护他,而是他在守护着我们啊。

反而是我,从来没有过问任何意见,擅自背负起了所有。

但是,让我背负就好。


【8】
那仿佛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

“金,你醒醒啊”格瑞抱着金冰冷的身体低低啜泣,像是要流尽这一生的眼泪一样。

疮痍遍地,两次轮回换来的却是一样的结局。

一次次无法改变的命运,一次次面对死亡,护在身后也没有任何改变。

那他做的一切有什么意义呢。

格瑞从回忆的梦中惊醒,一瞬间分不清自己有没有流泪。


【9】

【最终决赛】
凯莉不是很意外地看着格瑞冲着她举起了浸染鲜血的裂斩,拿出口中的棒棒糖,开了口:“金可能没有发现,但是我可是注意到了,你的力量。”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我并不觉得最终你会伤害他。”

格瑞面无表情地开了口,“那就让他赢。”

“但是赢了能活着回去吗?”凯莉没有反抗的打算,她知道自己是不可能打败面前这个家伙的,所有的底牌加起来也不够。“你应该知道的,凹凸大赛没有人活着回去。”

格瑞眼神晃了一下,想起来上次好像也是凯莉说的。

“那我就,成为神明。”

我从很久之前就在想了,既然世界是原力构成的,那么是不是神明也——并非不可斩杀?或者不可替代?如果说我的愿望,是成为神明。

“总要试一次。”凯莉在死亡之前最后的印象就是格瑞难得的笑容,以及孤注一掷般决然的眼神。“无论如何,无论重复多少遍,我一定会让他活下去。”

可是当一片血色浸没视野,格瑞颤抖起来,却已经没有再流泪了。

“看来你这次还是没有守护住他啊,”那个声音开口道,“怎么样,还要继续回去吗?”

“不,”格瑞定定地看着一个方向,“这次我的愿望是,成为神明。”

“我将斩杀神明,跨越虚空与时间,带回来他。”


【10】
那么新的神明大人,
作为代价,你将作为世界的支柱,永远无法离开凹凸星球。

而你的所有祈愿,都会实现。


【11】
又是新的一年凹凸大赛,大赛开始两个月以后,一个金发少年几乎是用头朝地降落到了大厅,紫堂在旁边看着忍不住捂住了脸,看起来都好疼啊。

凯莉在高处晃着脚,察觉到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勾起一个恶作剧的笑容。

“金,你没事吧?”从天而降的神光却像偏爱于金发的少年,平日冰冷地毫无温度的白光现在却像是柔软的水流。

金挠了挠头,总觉得神明大人格外的温柔。

“没事啦!”绽开一个比阳光都要耀眼的笑容。

就是觉得, 好像少了一个人。


【12】

【凹凸大赛获胜者,金】


【13】
“你所有的愿望,都会实现的。”
我发誓。

神明的所有眷顾与温柔都降落在金发少年身边,在额头烙下轻轻的一吻。









然后啊,就是很久很久以后的事情了。 在凹凸星球的某个地方,繁茂的树木落下紧凑的阴影,不知从哪儿飘来些许花香,是个睡午觉的好地方。


格瑞已经没有像比赛的时候用发带束在额头了,披着零散的银发,额前细碎的刘海略有些遮挡视线。他随手封印了这一片区域,以防止有参赛者不小心进来,轻轻打了个哈欠打算睡一觉。


 但明显他忘记了某个人的存在。


 “格瑞——我回来了——” 


被猝不及防从天而降的金发少年扑了个措手不及,格瑞脸色黑了一些,却还是习惯性地伸手接住,仔细检查了一下看对方有没有大碍。确定没什么事以后便像拎小鸡一样拎着对方的衣后领抛在一边。 


“格瑞你都不想我的吗!我都离家出走了两个月了诶!!!!”金睁大了眼睛,控诉着发小的不温柔。


 “你还知道走了很久啊,”格瑞一脸冷漠,“而且原来你是离家出走的吗,我还以为你只是出去玩得太高兴忘记回来了。” 


直觉察觉到恋人的不开心,金眨了眨眼决定装装乖巧,“格瑞我错了嘛,我本来只是想去紫堂和凯莉的星球玩的,不过路上刚好路过雷狮的星球,就和卡米尔玩了一会儿。” 


“然后?”

 “……然后被嘉德罗斯拦住打了一架,这个真的不是我想留的!”毫不犹豫地推锅。


 “……” 

“额……然后碰到了艾比他们……” 


“……”

 “……好吧还有安迷修……” 


“……” 

“我错了QAQ”


 “……”动摇。格瑞扭过头表示不吃这套撒娇。 


“不过我最爱你啦。”金色的长发在太阳下像一条金色的河流潺潺流淌,光点顺着河流跌跌宕宕掉落下去,落在雪白的长袍上融化成柔软又温柔的光芒。却都比不上对方灿烂明媚的笑脸,眼里满当当的盈盈笑意。“无论外面多有趣,都没有你在啊。所以我就回来了。”


 “不要生气啦。” 


格瑞试图让自己看起来生气一些,却不自觉弯起了嘴角。神明大人轻咳了一声,挑眉任性地滥用职权,却不自觉先红了耳垂。


 “作为一名神使,消极怠工两个月,惩罚你亲我一下。” 


“//////啾”

时光安好。所有的怨恨与绝望,牺牲与死亡,终于在那个时候画下了句点。所有人都得到了救赎。





 【获胜者金,你的愿望是?】


——我希望所有人获得幸福。

 ——包括神明大人你。

评论(5)
热度(66)
© -一城安眠- | Powered by LOFTER